木冬为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www.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入学考核前夕。

今天是个大晴天,昆迈趴在窗边晒着太阳,修卡整理着明天要带去考场的身份证明等物,维尔利特则是在房间里做着俯卧撑。前两天阴雨,他都没法在清晨出去跑步锻炼,只能在房间里做些简单且不需要什么空间的运动替代。昆迈看着外面的街道,突然撑起身朝维尔利特喊道:“维尔利特,那个贵族家的又来找你了。”

“他的名字是席尔方斯,不要总是叫他贵族家的。”维尔利特稳稳地做完最后一组俯卧撑,直起身来做了几个舒展动作,随后从床上捞起自己的外套穿上。“哎,这才几天啊,我们的小维尔利特就变了心。”昆迈一手遮着脸,抹了把不存在的伤心泪。

“胡说八道,”维尔利特笑骂了一声,“别忘了午餐前去波莉阿姨那里削土豆。”

“知道啦,修卡呢,他呢!”自己要做工,小伙伴也别想舒舒服服。

维尔利特蹲在房门口换鞋,抽空答道:“修卡的控制力已经比你强了,他今天要去图书馆补充理论知识,明天可就是笔试了。”说来也奇怪,修卡长了一副优等生的样,可是理论成绩竟然比性格跳脱的昆迈要差不少,这两人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互补的。自从那天相识后,维尔利特和席尔方斯一直保持着联系。不过因为下雨,都是席尔方斯主动来旅馆找维尔利特,按他的说法是下雨天出门容易打湿衣服,所席尔方斯也有捎带着修卡和昆迈去过两次,但两人很清楚自己是顺带的,可碍于席尔方斯的邀约太热情,直到第三次才终于成功拒绝。“久等了,我们今天还是去室内训练馆?”

“嗯,我带了佩剑,想拜托你陪我练一下和魔法使战斗的技巧。”席尔方斯拍了拍腰侧挂着的佩剑,那是一柄剑身略窄的双手剑,不过维尔利特不会认为它略窄就会轻,要知道席尔方斯手上的茧子可不是白长的。席尔方斯抬头看向趴在窗边朝他们挥手道别的昆迈,“你的朋友好像很害羞。

...你在说冷笑话吗?他们只是不好意思每天蹭你的车啦。”

“可是我今天没有乘车来,好不容易不下雨了,我想和你慢慢聊天走过去。”席尔方斯不解地看着走在自己身侧的少年,他似乎刚运动过,脖颈与下颌那片白皙的肌肤还透着浅淡的绯色。从旅馆到训练馆的距离比商店街到训练馆近多了,维尔利特也不担心训练时长的问题,“好啊,我记得从旅馆过去会经过一个喷泉广场?”“博恩广场,那边还种了很多德尼亚玫瑰。”

“白色的那些?这种玫瑰的名字和王都一样,是特产吗?”

“对,国徽底部的花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说着伸手指向路边一栋白色建筑旁插着的旗子,“底部的花是德尼亚玫瑰,顶部则是斯洛特鸢尾花。”两种花一个以国家为名,一个以王都为名,一上一下地拱卫着国徽中央斯洛特王国的略缩版图和版图之上的弓与箭。一个弓箭手为开国之王的国家,国徽上会是弓与箭也很正常吧?

那另外三个人类国家也是以开国之王的职业做为国徽元素的吗?

维尔利特思维发散着,有点跳脱地问道:“它们有花语吗?”

“有,德尼亚玫瑰象征忠贞、坚定的爱,斯洛特鸢尾则是自由、随性而为。

....所以国徽的意思是自由随性地坚定你的爱吗??

维尔利特被自己的联想逗笑,他戳了一下席尔方斯的佩剑腰带,“你的腰带上的金属扣好像就是德尼亚玫瑰?”席尔方斯有点疑惑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今天佩戴的不是常用的那条腰带。

“我平时用的腰带不是这条,不过这个花纹确实是德尼亚玫瑰。”他伸手划过金属扣上凸起的花纹,“这好像是我姑姑去年送的生日礼物,佣人似乎是拿错了。”他收到这条腰带的时候还疑惑过为什么是玫瑰花纹,他的喜好和花实在沾不上半点关系。

“挺好看的,这不是挺优雅的吗?你常用的什么纹路的?”维尔利特不会让话题变冷,不过这句夸奖也是他真心实意的,那花纹确实很精致优雅,以至于他第一眼看到那个花纹的时候,还在心里怀疑席尔方斯是不是有点

羽骚属性在身上,没想到是拿错了

“你觉得没问题就好,我常用的是龙纹或者狮纹的金属扣。”席尔方斯伸出手指大致比划了一下对应的纹路走向,不出维尔利特所料,那龙纹是西方龙的轮廓。“好像挺威风的,希望我下次能看到。”

“当然,明天我来接你们....唔,明天我们考场见?”席尔方斯说到一半,突然想起维尔利特他们住的旅馆就是离学院大门最近的,徒步都用不了五分钟,特意乘车过去反而有点做作。“没问题,说起来你会因为马上要考核而紧张吗?”

“不会,虽然这样说有自夸的嫌疑,但如果我都无法通过考核,那武者院今年新生数量就该令人担忧了。”席尔方斯说到这的时候,眼中满是理所应当的自信,“你也看不出有担忧考核的样子,以我看来我们是一样的,如果无法通过考核,那魔法院今年也会是惨淡收场。维尔利特听完他的话露出一个有点挑衅意味的笑容,但因为他的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小师妹为何那样

小师妹为何那样

熊也
【本文将于6.24周一入v,请大家多多支持~】 徐行穿越进了修真世界。 穿越前,她开局一手烂牌,成功卷成了王中王,江湖人称“打工皇帝”,结果天外飞车,不幸卒。 然后重来一世,来到了这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修真世界。 且又是一手烂牌,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宗中最讨人嫌的那个小师妹。 徐行:…… 她真的已经精疲力尽,斗不动了.jpg 所以,她决定要低调。她决定要躺平。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从此过着混吃等死学术废
都市 连载 12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越考科举

穿越考科举

桃花白茶
成长·逆袭征文“逆流而上,鱼跃龙门”参赛理由:男主通过自己的努力,科举求学,外放做官,努力在当地搞基建,发展当地的农业,提高粮食产量,提高耕牛数量,发展手工业。-本文文案:纪元穿越到不知名朝代,醒来便被牛犊拱醒。等他回过神,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成一个八岁的孤儿放牛娃。旁边朗朗读书声将他拉回现实。纪元看看傻乎乎的牛犊,再看看旁边热闹的书塾。从此放牛娃便多了个爱好,当旁听生!私塾里堂哥笑话,村长孙子捉弄
都市 连载 9万字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墙头发呆
【零点日更】笑良宵是一只毛绒绒,一天因为无聊而绑定了系统,任务是做主角的人形金手指。 只不过他这个人形金手指的解锁条件有点离奇。 现代世界: 主角是被找回豪门的万人嫌真少爷,受尽欺凌活得凄凄惨惨。笑良宵的身份是顶级权贵的后代,性格恶劣却权势滔天。 按理说扶贫简直易如反掌,然而系统给出了金手指解锁条件: 【换装:包括但不限于让主角戴兽耳、兽尾,穿女仆装、**套装……】 于是今天笑良宵丢下一对毛绒狼耳
都市 连载 17万字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鹅毛粉黛
当了一辈子富家女的宜元穿书了。穿进了一本九零港城豪门名媛群像文中,但原身一家五口都是路人女配,嫌贫爱富的寡妇妈和三个不省心的姐姐,加上宜元这个傻仔小结巴,母女五人穷得叮当响,租住在一间鸟笼般的公屋里。大姐、二姐早早辍学,混迹娱乐圈当个小艺人,成天被尖酸小报评头论足地刻薄。三姐不良少女,常年往返校长室和警察署。加上穿来的宜元自己,才四岁,结巴又穷酸,成天在幼稚园里被欺负!完球了!本想利用先知剧情,让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这婚又不离了?!

这婚又不离了?!

头发多多
【主攻】【年下】【狗血】文案:宴寻车祸后,记忆倒退回了十八岁那年,然后他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两个消息。消息一:他跟一个漂亮男人结婚了。消息二:明天就要去民政局离婚。一心学习的宴寻:“……?”跟男人结婚了?还马上就要离婚???宴寻不可置信,立刻追问来龙去脉。朋友沉默几秒,看他的眼神格外复杂:“你当初对人家一见钟情,然后死皮赖脸,穷追猛打,强取豪夺,还霸王硬上弓,总之一系列骚操作下来,你就抱得美人归了。”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