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说午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www.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祯一时只觉不寒而栗,仿佛他不是坐在养心殿中,而是坐在一个危机四

伏的荒岭迷窟中,时刻都会将他吞噬。

他不信自己身边连个可信之人都没有。

谢祯开口问道:“只一日工夫,案情当真已然清晰明了?”

赵元吉行礼道:“回禀陛下,诚如陛下所言,诏狱行刑,皆会记录在案,且行刑的人就那么几个,排查起来很快。”谢祯闻言,眉眼微垂,不禁思量。

此番三人被他亲自提审,而他们只招出两位从五品提举。

仅仅只是两个提举,如何叫他们敢送去如此大笔的银两?明显在他面前招出的东西不尽不实,他命锦衣卫用刑再审,可结果竟是三人皆亡。若当真是傅清辉,他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很清楚诏狱用刑的流程。三人皆因杖刑过重,内脏破裂而亡,但凡不是个傻子,一看便知三人死因有恙。诚如赵元吉所言,很快便能清查出来。傅清辉在他身边办事一向极为严谨,从不遗漏任何细节。这样的傅清辉,即便想杀人灭口,难道真的会办出如比蠢笨的事来?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所有人,人是他杀的吗?

谢祯缓缓从龙椅上起身,单手扶着腰间革带,在椅子前缓缓踱步。

不管到底是不是傅清辉所为,这三人骤然死去,便证明北镇抚司确实出了问题。

如今共有锦衣卫十五万人,职权各有不同。或做朝会仪仗,或做随行侍卫,亦有捕盗、刑名、护卫漕运、军后等职权。锦衣卫便是他作为皇帝,手里最后的底牌,最贴身的禁卫军。

而其中锦衣卫北镇抚司,则是皇帝最为信任和依赖的情报机构。

若北镇抚司出现问题,那便证明,如今这十五万锦衣卫,怕是也有些不大合格。他御极不久,并未腾出手来留意锦衣卫,正好借傅清辉一案,摸摸锦衣卫的底。否则,如今朝堂这般局面,再有一个漏洞百出的北镇抚司,他怕是会举步维艰,再次叫皇权沦为百官手中的利刃。谢祯静思片刻,心间有了主意。

他重新在龙椅上坐下,对赵元吉道:“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

“是!”赵元吉行礼应下,即刻下去提人。

谢祯看着赵元吉走出殿中,转头看向一旁的恩禄,唤道:“恩禄。”

恩禄忙转身面朝谢祯,行礼道:

"臣在。"

谢祯道:“等下,你也好好听着,莫走神。”

恩禄闻言一惊,再复面露诧异。

这一刻,恩禄看着谢祯,他忽地感觉,仿佛不认识陛下了。先是叫他去学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差事,今日又是叫他好好听着审人。陛下不是最厌恶宦官干政吗?眼下到底要做什恩禄如今也不敢擅自揣摩君心,只行礼道:“臣领旨。”

谢祯冲他点点头,收回了目光。

约莫一炷香的工夫,赵元吉便带着北镇抚司的三名锦衣卫,将傅清辉押至养心殿中

傅清辉显然已知晓发生何事,进殿行礼后,跪地未起。

谢祯的目光落在傅清辉的面上。他虽双膝跪地,但腰背挺直,正直直地望着他,那双眼,仿佛在对他说,相信他。谢祯暂且未做表态,只问道:“胡坤、周怡平、邵含仲皆死于杖刑之下内脏破裂而亡。听说昨夜行杖刑的人,是你。傅清辉神色间有些焦虑,他蹙眉低头,道:“是。”

谢祯又问:“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傅清辉忙抬头抱拳,陈情道:

“回禀陛下。昨夜是臣行的杖刑不假,但臣在北镇抚司供职多年,完全知道该如何拿捏行刑时的轻重,怎会叫三人死于杖刑之下?”谢祯闻言,道:“言下之意,你不承认是你杀了邵含仲三人?”

傅清辉忙道:“陛下!臣敢以九族担保,臣绝对未做任何蓄意灭口之事!”

谢祯又问:“你可能证明此事与你无关?”

“....”傅清辉闻言语塞。

他怔怔地看着谢祯,双唇颤了又颤,就是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他确实无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诏狱的记录中,确实是他施的杖刑。经件作检验,三人也确实死于杖刑之下。桩桩件件的证据都指向他,他要如何为自己辩解?如此确凿又指向清晰的证据,傅清辉实在无法为自己辩白,他只得再次行礼陈情道:“陛下,臣绝对未与任何人勾结灭口,还请陛下,再细查此案。谢祯静静地看着傅清辉,随后开口道:“诏狱本就是刑讯之所,又如何再行细查?傅清辉,你当真令朕失望。”“陛下....”傅清辉看着谢祯,双唇紧抿,再难言语。

谢祯抬手提一下衣摆,接着道:“锦衣卫镇抚使傅清辉,渎职失责,悖逆不轨。但朕念在其有功在身,不予重责。着,去飞鱼服,收绣春刀,贬为锦衣卫从七品小旗,自今日起,看守城门。”傅清辉闻言抿唇,随后行礼道

:“臣,领旨,谢恩。”

谢祯转头对赵元吉道:“带他下去,传沈长宇上殿。”

赵元吉领旨,同三位锦衣卫一道,带着傅清辉离开了养心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8万字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暮寒久
因本文大修过,如果阅读不顺可尝试后台清缓。——时元结婚三年,丈夫做战场指挥官两年半,联盟贵族都在笑时元守活寡,只有时元自己知道,婚后的日子有多么逍遥自在。丈夫虽然回家次数少,但亲属卡打钱打的快,男人也不会甜言蜜语,却会为他悄悄学会八大星系的菜。时元是个落魄小贵族,嫁给军部孤儿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原本以为一月三万丈夫守边的快乐生活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敌国侵袭,不出三周,讣告书邮寄到了时元家里。亲戚朋友
都市 连载 7万字
修仙天花板穿进仙偶文

修仙天花板穿进仙偶文

霜雪明
【文案】 碧落仙子是修仙界著名天花板。 顶级心性,天赋绝佳,三年炼气,五年筑基,道法双修,丹医双绝,万法之祖,万剑之尊。 她不飞升都没天理的那种。 然后她穿进了一篇仙偶文。 这本来没什么,该怎么活怎么活呗。 问题是,仙人本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填海,大千世界任你遨游,这个地方偏要搞修仙世袭制,封建得一匹,张口嫡庶尊卑,闭口血脉体统,挣扎求生算人品低劣,凡人飞升叫非分之想,男神仙合计公器私用,女神仙满脑娇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扶樱
【表面冰山实则温柔爹系哥哥x单纯娇气作精小美人,双天才设定,日常流团宠小甜文】被天才的父母兄妹包围,喻安安从小就知道,自己一点也不聪明,身体还不好,最适合乖乖被保护在家里,做一个幸福的小废物,每天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本以为自己只要安心躺平,没想到被忙碌的父母打包带上了娃综!自从上了节目后,喻安安每天都在哭。 新手父母做的饭太难吃了,好几样食材都是他的过敏原;在田里劳作一天,娇嫩的手脚都磨破了皮;为
都市 连载 35万字
沉沦她,迷恋她[快穿]

沉沦她,迷恋她[快穿]

十撇
作为快穿反派局的金牌任务者,沈荔哪怕调任到了炮灰女配局,仍旧有一肚子想要搅乱局面的坏水。沈荔素来风情万种,危险又迷人。但炮灰女配,一向都是被牺牲、被谩骂的对象。沈荔看着每个世界的男人们为她沉沦着迷……漫不经心勾唇一笑。世界01:【恋综里违约的恋爱脑炮灰女五】原恋综世界里女五秘密签下节目组提供的“演员”剧本,却在节目中为见到暗恋多年的学长变得恋爱脑。不仅因违约“演员”剧本而身负千万债务,更因痴缠暗恋
都市 连载 13万字
在男团磕队友cp,我社死了

在男团磕队友cp,我社死了

杏逐桃
栗初穿书了。穿到一本男团爱豆文。男团五个人,两对CP,他就是那个孤零零的第五人。身为第五人,栗初在团内尴尬,队友还总是看他不顺眼,嫌他碍事。栗初只能被迫走上兢兢业业做爱豆的事业奋斗路线,最终成功上位ace、人气团内top。闲暇之余顺手磕个CP调剂生活。温柔霸总队友A X 暴娇酷哥队友B 磕了!鬼畜腹黑大美人队友C X 清冷的高岭之花队友D 好吃、好吃!栗初白天做爱豆,晚上做CP圈大手。还有什么比现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