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www.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赵芳芳做饭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她列好了菜单之后,员工餐就按着菜单上的菜,每天做几个,大家一块儿尝尝,提提意见。今天中午的主菜是糖醋里脊和松鼠鱼,还有炸茄盒和木须肉,菜系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但味道都还可以。单羽没什么意见,他吃什么都挺香,不挑。

“里脊酸了点儿吧?”老四说。

“不酸吧,我觉得还偏甜了呢。”胡畔说,“炸茄盒好吃。”

“炸茄盒是好吃。”老四点头。

“鱼也好吃。”三饼说。

几个人除了酸甜有点儿争执,别的菜都没意见。

别问我,我空口吃白糖空口喝醋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他看了陈涧一眼:“店长觉得怎么样?””“单老板你觉得呢?”赵芳芳问。

“每个人口味不一样,也定不出个标准

陈涧说,“要不有客人点这道菜的时候问一嘴吧,是喜欢偏甜些还是偏酸些?”

为了避免一会儿再有什么菜要征询老板的意见,他起身离开了餐厅,准备回楼上去把那碗中药喝了。“挺好。”单羽说。

电梯门刚要关上的时候,胡畔跟着跑了过来,探了半个脑袋进来。

“干嘛?”单羽赶紧伸手按了一下开门键,“测灵敏度用手就可以了别用脑袋。”

“老板,刚店长给我预支了工资了,”胡畔笑了笑,

“谢谢。

"不客气。”单羽说。

“你是个好人,”胡畔说,“我会好好干的。”

“嗯,”单羽点了点头,

“有困难跟店长说,

“没困难了!”胡畔笑着转身跑开了。

电梯门关上,单羽轻轻叹了口气,靠着轿厢,愣了一会儿才伸出拐杖在控制面板上点了一下四楼。

胡畔和陈二虎他们让他想起很多人,虽然并不完全相同,但总有那么几个瞬间会把他拉回从前的日子里。能拉一把是一把。

有人就差这一把

明知道往前一步可能就会不一样,但这一步就是很难,

就像明知道喝了这碗药就有可能改善睡眠,但光是闻到味儿他就张不开嘴,需要有人拉他一把,撬开他的嘴灌进....第三次把碗举到嘴边的时候,他终于下了决心,抿了一口。

苦中带着馊树皮的味道直冲脑门儿

“去你大舅的。”他端着碗就往洗手间走。

但站在洗手池边,他还是没倒掉这碗药,毕竟陈店长一

活民宿修整工作一边煎药,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药煎好的。

他吸了一口气憋住。

扬头把这一碗中药一气儿灌了下去。

然后对着洗手池干呕了两声。

他回到办公桌旁边拿起对讲机:

“店长去老镇做招牌啦!”赵芳芳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我帮你拿上去吧。”

“陈店长,拿瓶可乐给我。

“不用不用,”单羽赶紧说,赵芳芳这会儿应该是在收拾,“不用,赵姐你忙你的。”

喝了几口白水之后,嘴里的味儿也淡点儿了,就是喝得太急,打了两个嗝,苦味顶在嗓子眼儿下不去了。好在两分钟之后胡畔拿着一罐冰可乐上来了。

这个小姑娘很机灵,也用心

在某些地方跟陈涧有些像,但性格比陈涧要张扬得多,她的自我保护是带着刺的,而陈涧更多时候是沉默,哪怕看得穿他在想什么,也很难听得到他说什么。单羽啧了一声,拿出手机,拨了陈涧的号码

“喂?”陈涧的声音裹在风里。

“开车接电话啊?”单羽说。

陈涧那边的风声消失了:“停下了,什么事?”

“带两个披萨回来吧,不带水果的都行,晚上吃。

”单羽说。

我给你端个牛排回去吧!

“晚上赵姐不是做饭吗?”陈涧问。

“留着宵夜,有烤箱可以热热吃,”单羽说,“晚上要熬夜等陈老板消息呢。

陈涧有些无语:“不知道有没有,

一会儿我从做招牌那儿出来去看看。

“谢谢。”单羽说。

“......客气。”陈涧挂掉了电话。

披萨有没有他还真不知道,他没吃过,也没想过要吃这玩意儿。

问了做招牌的那个店里的人才知道,老镇上还真有。

一个咖啡馆,卖意面和披萨,但是看上去生意很惨淡,让陈涧有些担心大隐咖啡厅的前景。

不过他还是进去买了两个披萨,顺便打听了一下店里的咖啡机是什么牌子,在哪儿买的,以防老板突然要省钱,他甚至还问了一下人家知不知道哪儿能买到二手的...拎着两个披萨回到民宿的时候,最兴奋的人是胡畔。

“我会做披萨,还有蛋挞!”她在披萨盒子上敲着,

“我以前在烘焙店打工的时候学的,我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8万字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暮寒久
因本文大修过,如果阅读不顺可尝试后台清缓。——时元结婚三年,丈夫做战场指挥官两年半,联盟贵族都在笑时元守活寡,只有时元自己知道,婚后的日子有多么逍遥自在。丈夫虽然回家次数少,但亲属卡打钱打的快,男人也不会甜言蜜语,却会为他悄悄学会八大星系的菜。时元是个落魄小贵族,嫁给军部孤儿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原本以为一月三万丈夫守边的快乐生活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敌国侵袭,不出三周,讣告书邮寄到了时元家里。亲戚朋友
都市 连载 7万字
修仙天花板穿进仙偶文

修仙天花板穿进仙偶文

霜雪明
【文案】 碧落仙子是修仙界著名天花板。 顶级心性,天赋绝佳,三年炼气,五年筑基,道法双修,丹医双绝,万法之祖,万剑之尊。 她不飞升都没天理的那种。 然后她穿进了一篇仙偶文。 这本来没什么,该怎么活怎么活呗。 问题是,仙人本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填海,大千世界任你遨游,这个地方偏要搞修仙世袭制,封建得一匹,张口嫡庶尊卑,闭口血脉体统,挣扎求生算人品低劣,凡人飞升叫非分之想,男神仙合计公器私用,女神仙满脑娇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扶樱
【表面冰山实则温柔爹系哥哥x单纯娇气作精小美人,双天才设定,日常流团宠小甜文】被天才的父母兄妹包围,喻安安从小就知道,自己一点也不聪明,身体还不好,最适合乖乖被保护在家里,做一个幸福的小废物,每天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本以为自己只要安心躺平,没想到被忙碌的父母打包带上了娃综!自从上了节目后,喻安安每天都在哭。 新手父母做的饭太难吃了,好几样食材都是他的过敏原;在田里劳作一天,娇嫩的手脚都磨破了皮;为
都市 连载 35万字
沉沦她,迷恋她[快穿]

沉沦她,迷恋她[快穿]

十撇
作为快穿反派局的金牌任务者,沈荔哪怕调任到了炮灰女配局,仍旧有一肚子想要搅乱局面的坏水。沈荔素来风情万种,危险又迷人。但炮灰女配,一向都是被牺牲、被谩骂的对象。沈荔看着每个世界的男人们为她沉沦着迷……漫不经心勾唇一笑。世界01:【恋综里违约的恋爱脑炮灰女五】原恋综世界里女五秘密签下节目组提供的“演员”剧本,却在节目中为见到暗恋多年的学长变得恋爱脑。不仅因违约“演员”剧本而身负千万债务,更因痴缠暗恋
都市 连载 13万字
在男团磕队友cp,我社死了

在男团磕队友cp,我社死了

杏逐桃
栗初穿书了。穿到一本男团爱豆文。男团五个人,两对CP,他就是那个孤零零的第五人。身为第五人,栗初在团内尴尬,队友还总是看他不顺眼,嫌他碍事。栗初只能被迫走上兢兢业业做爱豆的事业奋斗路线,最终成功上位ace、人气团内top。闲暇之余顺手磕个CP调剂生活。温柔霸总队友A X 暴娇酷哥队友B 磕了!鬼畜腹黑大美人队友C X 清冷的高岭之花队友D 好吃、好吃!栗初白天做爱豆,晚上做CP圈大手。还有什么比现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