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辿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www.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余淼沉默了好一会儿,饶是他这时候也不知道该什么反应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骚包?这是染了红头发没地方给其他人看,跑到他面前来显摆了?

严介在余淼醒来之后就等着余淼的回应,他的新发色可是特意买了工具自己染的,昨天消失了一天一夜就是为了弄这个,他自觉手艺可比之前的造型师好多了,甚至觉得这头红发比当初还好看。

余淼那么欣赏他照片里的发色,现在应该更喜欢吧?

漫不经心的恶鬼时不时地看一眼手机,装作很有耐心的样子。

啧,这家伙刚刚从梦里醒来估计还没反应过来,严介想着。他刚才在梦里都能感觉到余淼第一时间就将目光放在了他头发上,对于对方的反应他很有信心。然而在等了半天之后手机上的消息却毫无反应,联系列表里余淼的头像也在原点丝毫没有跳出来的意思。

严介把玩着手机顿了一下,眉头微不可查的挑起来。

怎么回事?

难道是晕车了,没来记得拿手机?他瞥向余淼的方向,却看到对方在睡醒来之后没多久就回了公寓,完全没有晕车的迹象,而且余淼现在还在洗澡呢。

严介握紧手机神色百思不得其解,等了会儿看到情敌出来认真地吹干头发,然后……又略过了桌面。

桌面上黑屏的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哪儿,像是隐身被主人忽视了一样。严介不甘心地扬了一下眉,但是要他主动询问余淼他又拉不下面子来,这时候只能试探着给对方一些提示。

于是在余淼走到厨房时就突然看到了放在桌上的红苹果。

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苹果放在果篮里十分显眼,余淼噎了一下,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弄的,只看了那颗红苹果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看见余淼不为所动,严介有些烦躁,这家伙到底看见了没?

余淼走进卧室的时候又在镜子里看到了一抹红色,说实话大半夜的这样的场景十足的惊悚,如果不是他这段时间以来被锻炼出了胆量,这时候肯定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镜子里幽幽的血色一闪而逝,他眼皮一跳深吸了口气,终于如严介所愿的拿起了手机。

就在严介以为对方终于想起来要夸赞他漂亮的发色时,就看到了代表着余淼的萨摩耶头像跳了起来。

他心满意足的点开,里面却是猝不及防一句冰冷的骂句。

“你是不是有病?”

余淼也不想和恶鬼说话这么不客气的,谁知道严介什么时候会发疯,可是今天下午到现在严介已经吓了他三次了!正常人连续三次撞邪还是在短短一个下午之内都忍不了,余淼也同样升起了火气。

冷漠的话语发过去,余淼脸色难看。

另一边严介简直懵了。

什么有病?

他什么时候有病了?

忽然被一顿骂的恶鬼靠在墙上莫名其妙,心里想要的夸赞没得到,反而得了一顿臭骂,严介人生中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待遇。

然而更诡异地是,他居然还没生气?

反复质问了自己半天,心里还是一丝戾气都没有,恶鬼盯着手机里的问句清了清嗓子:“你看到我今天晚上的发色了没有?”

他发完之后欲盖弥彰,只觉得这么直接的给情敌发消息询问有些奇怪,但……严介安慰自己,他只是担心余淼眼瞎而已。

对方一直视而不见他能有什么办法,只好提醒他了而已。

余淼就是眼睛再有问题都看出不对了,这时候看到冒出来的消息只剩下无语。感情这家伙不只是想要他看到,而且还要他回复才行。

闭着眼睛随机回复了一个“1”字,作为一个时长在工作群里发消息的人,余淼知道大家收到了就会回复“1”,伸手就打了一个数字,主打一个不想理会。

然而严介却没意识到情敌想法,在看到这个“1”之后神色疑惑了一瞬,这家伙回复这个是什么意思?

觉得余淼有些敷衍,他不满意地发了一个问号想要质问一下的。

紧接着,对面跟着回复了一个“6”字。

嘲讽意味十足的数字叫恶鬼抵了抵牙,刚想再发什么,还没来记得打字就猛然发现他的聊天页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弹出来了一个巨大的感叹号。

——下一刻他就被余淼拉黑了!

严介:……

严介懵了一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不是,被骂的是他,对方还给他发了一个“6”,这家伙居然还要把他拉入黑名单里?

凭什么啊?

握着手机半天咬牙切齿的恶鬼都被气笑了。

然而那一头,余淼拉黑严介之后直接就睡,丝毫不管恶鬼的想法。在余淼看来严介肯定是在发病,不理会就是最好的处理。

果然,在他拉黑严介之后的一天一夜里严介都没有再出现。

……

手机屏幕里突兀的对话结束的明显无比,严介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最后气的收了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8万字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死去的丈夫从战场回来了

暮寒久
因本文大修过,如果阅读不顺可尝试后台清缓。——时元结婚三年,丈夫做战场指挥官两年半,联盟贵族都在笑时元守活寡,只有时元自己知道,婚后的日子有多么逍遥自在。丈夫虽然回家次数少,但亲属卡打钱打的快,男人也不会甜言蜜语,却会为他悄悄学会八大星系的菜。时元是个落魄小贵族,嫁给军部孤儿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原本以为一月三万丈夫守边的快乐生活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敌国侵袭,不出三周,讣告书邮寄到了时元家里。亲戚朋友
都市 连载 7万字
修仙天花板穿进仙偶文

修仙天花板穿进仙偶文

霜雪明
【文案】 碧落仙子是修仙界著名天花板。 顶级心性,天赋绝佳,三年炼气,五年筑基,道法双修,丹医双绝,万法之祖,万剑之尊。 她不飞升都没天理的那种。 然后她穿进了一篇仙偶文。 这本来没什么,该怎么活怎么活呗。 问题是,仙人本可以飞天遁地移山填海,大千世界任你遨游,这个地方偏要搞修仙世袭制,封建得一匹,张口嫡庶尊卑,闭口血脉体统,挣扎求生算人品低劣,凡人飞升叫非分之想,男神仙合计公器私用,女神仙满脑娇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天才崽崽娃综开摆被团宠了

扶樱
【表面冰山实则温柔爹系哥哥x单纯娇气作精小美人,双天才设定,日常流团宠小甜文】被天才的父母兄妹包围,喻安安从小就知道,自己一点也不聪明,身体还不好,最适合乖乖被保护在家里,做一个幸福的小废物,每天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本以为自己只要安心躺平,没想到被忙碌的父母打包带上了娃综!自从上了节目后,喻安安每天都在哭。 新手父母做的饭太难吃了,好几样食材都是他的过敏原;在田里劳作一天,娇嫩的手脚都磨破了皮;为
都市 连载 35万字
沉沦她,迷恋她[快穿]

沉沦她,迷恋她[快穿]

十撇
作为快穿反派局的金牌任务者,沈荔哪怕调任到了炮灰女配局,仍旧有一肚子想要搅乱局面的坏水。沈荔素来风情万种,危险又迷人。但炮灰女配,一向都是被牺牲、被谩骂的对象。沈荔看着每个世界的男人们为她沉沦着迷……漫不经心勾唇一笑。世界01:【恋综里违约的恋爱脑炮灰女五】原恋综世界里女五秘密签下节目组提供的“演员”剧本,却在节目中为见到暗恋多年的学长变得恋爱脑。不仅因违约“演员”剧本而身负千万债务,更因痴缠暗恋
都市 连载 13万字
在男团磕队友cp,我社死了

在男团磕队友cp,我社死了

杏逐桃
栗初穿书了。穿到一本男团爱豆文。男团五个人,两对CP,他就是那个孤零零的第五人。身为第五人,栗初在团内尴尬,队友还总是看他不顺眼,嫌他碍事。栗初只能被迫走上兢兢业业做爱豆的事业奋斗路线,最终成功上位ace、人气团内top。闲暇之余顺手磕个CP调剂生活。温柔霸总队友A X 暴娇酷哥队友B 磕了!鬼畜腹黑大美人队友C X 清冷的高岭之花队友D 好吃、好吃!栗初白天做爱豆,晚上做CP圈大手。还有什么比现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