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而不死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www.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当高专众人听说五条悟要和远山晓去[约会]时,第一反应都是一一

[这两人又要去互相折磨了]。

不过高专几人也很好奇,究竟是谁折磨谁更多一些。

为此真希等人还在私底下偷偷开了一盘赌局。

“既然是悟提出来的果然是有坏点子了吧。”

熊猫爪子拍着筹码移向了标注[五条悟]的圆框里。

“鲑鱼。”

听不懂什么意思,但是狗卷双手拿着两个筹码同时推向了标注[远山晓]和[五条悟]的圆框里。

“嘛,我倒不觉得远山那家伙会吃亏,虽然看着胆小得不行的样子,但是还蛮有主见的。”

禅院真希说着,把筹码敲在了[远山晓]的圆框里。

刚刚出完任务回来就赶上赌局的乙骨忧太虽然觉得这样赌注不太好,但是在同学们的催促下还是认真思考着,“如果五条老师准备出去[约会],[约会]地点是游乐园的话,对于远山同学应该是劣势吧。在某些方面能够理解远山晓这位友人的乙骨忧太扣着下颚思考道,“在这样的场合远山同学应该会不自在,尤其是五条老师一一”"嗯?"

乙骨忧太的话一下被门口传来的熟

声音截断,他愣了下抬头朝门口望去,而他身后的同级已经趁着这个时候赶紧一卷赌桌收拾藏在背后了。“在叫我?”

高挑的老师正一只手倚着门框靠着,逆着光,有些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个高俊帅气的身影。而直到门外的日光随着门渐渐合上渐暗。五条悟的模样才慢慢清晰落在乙骨忧太紧缩的瞳孔里。

“[尤其是五条老师一一]”白发青年念着刚刚乙骨忧太的话,撑直身,手插在兜里慢慢走来。

“尤其是五条老师一怎样?”

乙骨忧太.......

乙骨忧太看着面前黑西装花衬衫戴着眼罩喷着发胶,精致到了头发丝可以无缝前去YSL走秀的青年。有些正式又夸张的造型,感觉真的像秀台上才会有的穿搭,但是在青年身上只会有[只是衣服而已]的陪衬感,只是把那样平时隐在咒术师压抑气氛之下的帅气全然光彩照人地显现出,腰间利落帅气的走线,解开两颗扣子露出着,此外更不用关注那本就显眼此时还被造型过的白发、皮鞋敲定落地时的脆音,只是随意站着就因为出众身材和身高而显得让人有些窒息的气质。乙骨忧太.......

乙骨忧太想了想自己那位友人被高专众人接济拼凑出来的全身上下不过5000日元的穿搭、总是有些凌乱挡眼的乱发,无所谓佝着身好像随时都能随地大小死的气质。乙骨忧太:......

糟糕、

好像感同身受了一点危险。

“如果老师戴的是墨镜就更好了一”

“诶、诶一一戴墨镜会更好吗?我还觉得眼罩更一

“不是。”乙骨忧太平静地摇了摇头。

他只是想,如果五条悟戴的是墨镜,远山晓说不定

乙骨忧太平静地挡住自己快被闪瞎的眼。

心底默默为自己那个胆小无比的友人默哀。

别死-

不是。

加油,远山。

远山迈出宿舍门看到五条悟的第一刻就想去死。

很难形容他刚刚推开门看到一个好像瓦数爆炸一样金光闪耀的身影时他是什么感受一一

感觉在这过曝的光彩中,自己皱皱巴巴的衬衫,睡得翘起来压不下去的乱发,死气朦胧的脸色,好像都要一下被冲击得褪色消失了。远山晓:.....

远山晓沉默地低头看了眼自己还沾着可乐污渍的皱皱的衬衫袖口,又看了眼对面青年垂下的、布料平整蕴光的袖口,一颗袖扣好像都比他人生更闪耀。远山晓:......

是他穿越了吗?

那他为什么没死。

远山晓关上了门。

“喂一一已经九点了吧一一说好今天要去游乐园的哦?五条老师可是六点就起床了哦?”

门板一下一下被拍着。远山晓正背抵着门板,好像门板后是什么恐怖片里的洪水猛兽一样,背脊被一颤一颤的门板带着颤动。他有些痛苦地佝腰,捂脸痛苦面具。约定九点出门不就是睡到八点五十九的意思吗?

总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六点起床熨了衣服做了造型抓了头发擦了皮鞋再吃一顿精致的早餐再来找他吧?六点起床熨衣服擦皮鞋做造型喷发胶并

所以-还不出门吗--

远山晓.....

远山晓痛苦闭眼,呻吟道,“五条老师一定要这样出门吗?”

本来就已经很出众一个帅哥现在更是充满了那种逼人的现充气息。远山晓已经能想象到自己和他走在一起的模样了。路人看他,校园恐怖片里大逃难出来的主角。

路人看身旁的五条悟,《了不起的XXX》里的主角。

远山晓有种被别人多看一眼就会死的病,别人的目光好像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小师妹为何那样

小师妹为何那样

熊也
【本文将于6.24周一入v,请大家多多支持~】 徐行穿越进了修真世界。 穿越前,她开局一手烂牌,成功卷成了王中王,江湖人称“打工皇帝”,结果天外飞车,不幸卒。 然后重来一世,来到了这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修真世界。 且又是一手烂牌,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宗中最讨人嫌的那个小师妹。 徐行:…… 她真的已经精疲力尽,斗不动了.jpg 所以,她决定要低调。她决定要躺平。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从此过着混吃等死学术废
都市 连载 12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越考科举

穿越考科举

桃花白茶
成长·逆袭征文“逆流而上,鱼跃龙门”参赛理由:男主通过自己的努力,科举求学,外放做官,努力在当地搞基建,发展当地的农业,提高粮食产量,提高耕牛数量,发展手工业。-本文文案:纪元穿越到不知名朝代,醒来便被牛犊拱醒。等他回过神,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成一个八岁的孤儿放牛娃。旁边朗朗读书声将他拉回现实。纪元看看傻乎乎的牛犊,再看看旁边热闹的书塾。从此放牛娃便多了个爱好,当旁听生!私塾里堂哥笑话,村长孙子捉弄
都市 连载 9万字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墙头发呆
【零点日更】笑良宵是一只毛绒绒,一天因为无聊而绑定了系统,任务是做主角的人形金手指。 只不过他这个人形金手指的解锁条件有点离奇。 现代世界: 主角是被找回豪门的万人嫌真少爷,受尽欺凌活得凄凄惨惨。笑良宵的身份是顶级权贵的后代,性格恶劣却权势滔天。 按理说扶贫简直易如反掌,然而系统给出了金手指解锁条件: 【换装:包括但不限于让主角戴兽耳、兽尾,穿女仆装、**套装……】 于是今天笑良宵丢下一对毛绒狼耳
都市 连载 17万字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鹅毛粉黛
当了一辈子富家女的宜元穿书了。穿进了一本九零港城豪门名媛群像文中,但原身一家五口都是路人女配,嫌贫爱富的寡妇妈和三个不省心的姐姐,加上宜元这个傻仔小结巴,母女五人穷得叮当响,租住在一间鸟笼般的公屋里。大姐、二姐早早辍学,混迹娱乐圈当个小艺人,成天被尖酸小报评头论足地刻薄。三姐不良少女,常年往返校长室和警察署。加上穿来的宜元自己,才四岁,结巴又穷酸,成天在幼稚园里被欺负!完球了!本想利用先知剧情,让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这婚又不离了?!

这婚又不离了?!

头发多多
【主攻】【年下】【狗血】文案:宴寻车祸后,记忆倒退回了十八岁那年,然后他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两个消息。消息一:他跟一个漂亮男人结婚了。消息二:明天就要去民政局离婚。一心学习的宴寻:“……?”跟男人结婚了?还马上就要离婚???宴寻不可置信,立刻追问来龙去脉。朋友沉默几秒,看他的眼神格外复杂:“你当初对人家一见钟情,然后死皮赖脸,穷追猛打,强取豪夺,还霸王硬上弓,总之一系列骚操作下来,你就抱得美人归了。”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