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鸯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www.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意识昏沉,眼帘沉重,仿佛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爬满了身体,明闻下意识偏过脸,脸颊蹭过一片微凉。

那样的凉意让他想起了童年时,松雪江退潮,父母牵着他的手,带他到江边抓小螃蟹。

“小闻……小闻!过来!”

小明闻提着红色的小桶,在江边啪嗒啪嗒乱跑,冰凉凉的江水拂过脚面,卷走了烦人的沙砾。

听到母亲喊自己,小明闻踩着水花,飞快跑了过去。

江风吹动微卷的发梢,年轻女子扬起脸庞:“第一只螃蟹,我赢了!”

她的掌心里,躺着一只少了蟹钳的小螃蟹。

小明闻:“它没有爪子……”

“哼哼。”

年轻女子一笑,双手合拢。

她再移开手时,掌心里,那只螃蟹长出了新的蟹钳。

小明闻惊奇地睁大了圆亮亮的眼睛,旁边传来一声轻咳,不远处,短袖短裤的男人一脸无奈地望着他们。

“晓曦。”

“好吧,好吧,我知道。”年轻女子做了个鬼脸,将螃蟹丢进小明闻的桶里,“忘了这件事吧,小闻,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不准和别人说哦。”

小明闻一声不吭。

年轻女子:“回去给你买棉花糖!”

小明闻立刻小鸡啄米地点头,大声说:“我忘记了!”

男人更无奈了,女子得意地冲他比了个耶,摸摸小明闻脑袋:“玩去吧。”

小明闻开心地沿着江边跑来跑去,没过多久,也找到一只趴在石头上的螃蟹。

螃蟹一动不动,小明闻伸手戳戳,发现它死掉了。

他有些失落,想起了妈妈刚才的动作,捡起这只小螃蟹,缓缓合拢了双手。

……

大脑刺痛,时间久远的梦境,骤然破碎。

明闻睁开眼睛,还有些模糊的视线里似乎晃过一些黑漆漆的触手……很快,那种被黏稠湿凉的东西缠满全身的异样感消失了。

依然是昏暗的地下空间,他的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胸口上,趴着一只软乎乎的小黑球。

【哥哥】

见明闻醒来,小黑球蠕动到他的衣领边,黏糊糊地贴上他的锁骨。

明闻回神,把这只小糯米团提溜起来:“暂时不准贴贴。”

小黑球:“?”

细细的触手抬高,想要勾住明闻手指。

明闻:“爪子也不准贴贴。”

被提溜在半空的小黑球顿时很委屈的样子,用触手比了个问号。

明闻:“你还没有洗澡。”

小黑球呆了一下,明闻的耳边随之响起有点小幽怨的少年音:【我很干净……】

【触手……很多……不是刚才的……】

明闻:“你的意思是,你有很多触手,吃东西的触手和碰我的触手是分开的。”

小黑球飞快点头,触手比比划划,在明闻指尖扭来扭去,似乎很想黏住他。

明闻晃晃这只圆滚滚的小污染物,让它落到自己掌心。

冰凉凉的触手缠住指节,似曾相识的触感,明闻若有所思。

戳戳小黑球:“我睡过去的时候,你是不是变回了本体?”

小黑球非常乖巧地窝着,摇摇脑袋,表示没有。

明闻:是吗?

不过刚才,他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意识,是这只小污染物一直守着他。

明闻一下一下抚摸小黑球,意识回到了刚才的那个梦境。

他梦到自己很小的时候,梦到了父母依然清晰的脸庞。然而,关于梦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

似乎,接触了污染,他的记忆也会随之松动,想起一些遗失的东西。

明闻安静地坐了一会,将小黑球放到自己肩上,转过视线。

唐横刀孤零零地躺在地上,被他拾起。

锋锐的刀光掠过明闻眼眸,他握住唐刀刀柄,凝视雪白的刀锋,收刀入鞘。

——

西郊废墟,众人等到明闻归来,注意到他手中多出的那柄黑金唐刀,什么也没说。

因为回去的人数变多,他们通过郑贾斯的空间跳跃迅速移动了数公里的距离,来到一座机场——那里有方舟基地配备的专机。

登上飞机前,饶颂歌对柏非说:“现在我们要返回方舟基地,只要你不做什么额外的举动,基地就不会难为你。”

眼睛缠着布条,柏非安静地点了下头。

他确实什么都没做,之后一上飞机,就找了个角落睡了过去。

少年的侧脸清秀,如果不是刚从那个恐怖的幻境里逃脱,众人还真会以为他只是个人畜无害的幸存者。

“看来基地是要保住他了。”薛城壁拧开一瓶可乐,“毕竟是个s,享有最高待遇。”

饶颂歌毫无兴趣地拒绝了那瓶蓝色的可乐,余光瞥见郑贾斯嘿嘿笑着向明闻走去,一把将他摁到柏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小师妹为何那样

小师妹为何那样

熊也
【本文将于6.24周一入v,请大家多多支持~】 徐行穿越进了修真世界。 穿越前,她开局一手烂牌,成功卷成了王中王,江湖人称“打工皇帝”,结果天外飞车,不幸卒。 然后重来一世,来到了这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修真世界。 且又是一手烂牌,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宗中最讨人嫌的那个小师妹。 徐行:…… 她真的已经精疲力尽,斗不动了.jpg 所以,她决定要低调。她决定要躺平。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从此过着混吃等死学术废
都市 连载 12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越考科举

穿越考科举

桃花白茶
成长·逆袭征文“逆流而上,鱼跃龙门”参赛理由:男主通过自己的努力,科举求学,外放做官,努力在当地搞基建,发展当地的农业,提高粮食产量,提高耕牛数量,发展手工业。-本文文案:纪元穿越到不知名朝代,醒来便被牛犊拱醒。等他回过神,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成一个八岁的孤儿放牛娃。旁边朗朗读书声将他拉回现实。纪元看看傻乎乎的牛犊,再看看旁边热闹的书塾。从此放牛娃便多了个爱好,当旁听生!私塾里堂哥笑话,村长孙子捉弄
都市 连载 9万字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墙头发呆
【零点日更】笑良宵是一只毛绒绒,一天因为无聊而绑定了系统,任务是做主角的人形金手指。 只不过他这个人形金手指的解锁条件有点离奇。 现代世界: 主角是被找回豪门的万人嫌真少爷,受尽欺凌活得凄凄惨惨。笑良宵的身份是顶级权贵的后代,性格恶劣却权势滔天。 按理说扶贫简直易如反掌,然而系统给出了金手指解锁条件: 【换装:包括但不限于让主角戴兽耳、兽尾,穿女仆装、**套装……】 于是今天笑良宵丢下一对毛绒狼耳
都市 连载 17万字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鹅毛粉黛
当了一辈子富家女的宜元穿书了。穿进了一本九零港城豪门名媛群像文中,但原身一家五口都是路人女配,嫌贫爱富的寡妇妈和三个不省心的姐姐,加上宜元这个傻仔小结巴,母女五人穷得叮当响,租住在一间鸟笼般的公屋里。大姐、二姐早早辍学,混迹娱乐圈当个小艺人,成天被尖酸小报评头论足地刻薄。三姐不良少女,常年往返校长室和警察署。加上穿来的宜元自己,才四岁,结巴又穷酸,成天在幼稚园里被欺负!完球了!本想利用先知剧情,让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这婚又不离了?!

这婚又不离了?!

头发多多
【主攻】【年下】【狗血】文案:宴寻车祸后,记忆倒退回了十八岁那年,然后他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两个消息。消息一:他跟一个漂亮男人结婚了。消息二:明天就要去民政局离婚。一心学习的宴寻:“……?”跟男人结婚了?还马上就要离婚???宴寻不可置信,立刻追问来龙去脉。朋友沉默几秒,看他的眼神格外复杂:“你当初对人家一见钟情,然后死皮赖脸,穷追猛打,强取豪夺,还霸王硬上弓,总之一系列骚操作下来,你就抱得美人归了。”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