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城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www.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小触手和平安等诡怪的眼里,吕向财用力拽住青年的动作和动粗没什么两样,当下就怒了。

小触手伸出还没彻底长出来的半截鼓包,诸多阴魂化作森冷阴郁的雾气。

它们同时钳制住吕向财的胳膊,向他发出威胁的咆哮。

——放手!

诡怪由怨恨不甘等诸多负面情绪而生,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类。

它们残暴、极端、暴躁易怒、占有欲和领地意识极强。越是强大的诡怪越不能容忍被忤逆,特别是在情绪上头的时候。

吕向财双眼一红,皮肤接二连三浮现出青紫色的尸斑,反手朝阴魂们打过去:“给我滚开!”

“吕向财!”谢叙白忽然怒喝道,“想离开这里就给我停手!”

“离开”两字犹如缰绳套下,狠狠勒住吕向财的身体!

他的手僵在半空,震惊地看着谢叙白:“你怎么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死也想要离开这里?

谢叙白趁机把阴魂们和小触手全都捞过来,严严实实地护在自己的身后。

看着神情恍惚的男人,他冷静发问:“平安,就是我家狗子,之前一直被困在某个地方出不去,是不是就是你所说的循环?你也被困在盛天集团没法离开?”

没有任何拖泥带水,谢叙白快速且条理不紊地讲述起昨天发生的经历。

只是在听到诸如“副本”和“玩家”的字样时,聚精会神的吕向财会下意识露出一抹茫然的神色。

谢叙白眉宇微蹙,正思考用什么隐喻来避开那股干扰吕向财认知的力量。

后者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不用说了,那些应该不是我能认知的知识。”

以往他都用这话来告诫谢叙白好奇心不能太重,没想到现在风水轮流转,用在了自己身上。

可说出这话不代表吕向财选择释然。

只见他的嘴角疯狂上扬,双目猩红,死死地盯住青年。

专注、偏执、狂喜。

一张脸像打翻了颜料瓶一样五彩斑斓,诸多情绪压都压不住,比刚才更加魔障!

吕向财心想,他的【级别】远高于谢叙白,后者却能认知到连他都无法触及的禁忌知识,这说明什么?说明谢叙白就是一个可以打破常规的变数!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

“吼!”

在他们的身后,狗子平安从灌木丛中飞跃而出,獠牙外露,吼声带颤。

不是害怕,而是忽然察觉到吕向财对谢叙白的觊觎,已然濒临暴怒发狂的边缘。

诚然,狗子能感觉到盛天集团大厦里有一位极为强大的存在,随手就能捏死自己。

但要是吕向财敢对谢叙白出手,它就是拼着魂飞魄散,也要咬下对方的一块肉!

小触手也是一样,现在的它,非常、非常的不高兴。

漆黑身躯化为狰狞扭曲的阴影,眨眼扩散到整个门廊和广场花坛,森寒可怖的气息径直爆发!

盛天集团门口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直接影响到这附近的所有“人”。

5到15层的组长抱着脑袋瑟瑟发抖,16层到22层的主任主管手一哆嗦,名贵酒水撒了一地。

23层到27层的高级经理马不停蹄地远离落地窗前,27到30层的总监打消看热闹的心,闭上眼睛原地装死。

还有31层的董事会,正吵得面红耳赤,有几个刚撸起袖子准备肉搏。

结果底下剑拔弩张的气息一传开,圆桌前的人全部僵住,沸沸扬扬的争吵声瞬间压低了三分。

就连位于最顶层的那位,也漫不经心地朝下面睨来一眼。

注意到那“视线”时,宛如一盆冰水兜头淋下,吕向财满脑子走火入魔的想法瞬间惊散。

他汗流浃背地挡在谢叙白的身前,释放大量气息遮住宴朔的“视线”,干笑道:“没事宴总!我们在讨论工作交接的问题,有几个职员的手脚不干净,实在让人气愤,哈哈哈……”

作为当事人的谢叙白,没有诡怪的感知力,但他会观察。

顺着吕向财脑袋仰起的幅度,他看向大厦的最高处。

盛天集团的各个楼层似乎有意做高,其他大楼的单一楼层,每层只有3米左右,它却可以高到4米乃至于5米。

因此整栋大厦看起来遮天蔽日,高不可攀。

谢叙白凝视着大厦顶层,一股强烈的、被注视着的感觉油然而生。

念白响起,证实他的怀疑。

【祂在看我。】

吕向财的说辞,宴朔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几百个呼吸后,令人毛骨悚然的视线终于撤去。

吕向财浑身汗湿得像是从湖里捞出来的一样,胆战心惊地看向谢叙白。后怕与执念交织难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直至一道突如其来的轿车喇叭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且沉寂的氛围。

“嘀—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小师妹为何那样

小师妹为何那样

熊也
【本文将于6.24周一入v,请大家多多支持~】 徐行穿越进了修真世界。 穿越前,她开局一手烂牌,成功卷成了王中王,江湖人称“打工皇帝”,结果天外飞车,不幸卒。 然后重来一世,来到了这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修真世界。 且又是一手烂牌,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宗中最讨人嫌的那个小师妹。 徐行:…… 她真的已经精疲力尽,斗不动了.jpg 所以,她决定要低调。她决定要躺平。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从此过着混吃等死学术废
都市 连载 12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越考科举

穿越考科举

桃花白茶
成长·逆袭征文“逆流而上,鱼跃龙门”参赛理由:男主通过自己的努力,科举求学,外放做官,努力在当地搞基建,发展当地的农业,提高粮食产量,提高耕牛数量,发展手工业。-本文文案:纪元穿越到不知名朝代,醒来便被牛犊拱醒。等他回过神,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成一个八岁的孤儿放牛娃。旁边朗朗读书声将他拉回现实。纪元看看傻乎乎的牛犊,再看看旁边热闹的书塾。从此放牛娃便多了个爱好,当旁听生!私塾里堂哥笑话,村长孙子捉弄
都市 连载 9万字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墙头发呆
【零点日更】笑良宵是一只毛绒绒,一天因为无聊而绑定了系统,任务是做主角的人形金手指。 只不过他这个人形金手指的解锁条件有点离奇。 现代世界: 主角是被找回豪门的万人嫌真少爷,受尽欺凌活得凄凄惨惨。笑良宵的身份是顶级权贵的后代,性格恶劣却权势滔天。 按理说扶贫简直易如反掌,然而系统给出了金手指解锁条件: 【换装:包括但不限于让主角戴兽耳、兽尾,穿女仆装、**套装……】 于是今天笑良宵丢下一对毛绒狼耳
都市 连载 17万字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鹅毛粉黛
当了一辈子富家女的宜元穿书了。穿进了一本九零港城豪门名媛群像文中,但原身一家五口都是路人女配,嫌贫爱富的寡妇妈和三个不省心的姐姐,加上宜元这个傻仔小结巴,母女五人穷得叮当响,租住在一间鸟笼般的公屋里。大姐、二姐早早辍学,混迹娱乐圈当个小艺人,成天被尖酸小报评头论足地刻薄。三姐不良少女,常年往返校长室和警察署。加上穿来的宜元自己,才四岁,结巴又穷酸,成天在幼稚园里被欺负!完球了!本想利用先知剧情,让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这婚又不离了?!

这婚又不离了?!

头发多多
【主攻】【年下】【狗血】文案:宴寻车祸后,记忆倒退回了十八岁那年,然后他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两个消息。消息一:他跟一个漂亮男人结婚了。消息二:明天就要去民政局离婚。一心学习的宴寻:“……?”跟男人结婚了?还马上就要离婚???宴寻不可置信,立刻追问来龙去脉。朋友沉默几秒,看他的眼神格外复杂:“你当初对人家一见钟情,然后死皮赖脸,穷追猛打,强取豪夺,还霸王硬上弓,总之一系列骚操作下来,你就抱得美人归了。”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