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庭春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www.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保镖说夏南莳今天去比赛了,现在在家,江岳就直接去了顶层。他跟夏南莳不一样,出门带的东西少,一只行李箱自己就拎上来了,没有另外找人送。

行李箱放在玄关,他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水,还没喝,手机就振动起来。

陌生号码,江岳没急着接,喝了两口水才接通。

“喂?是夏南莳同学吗?我们这边是教务处。”

江岳放下水杯:“他怎么了?”

“不是本人吗?”电话那头传来翻找资料的声音,“哎不好意思,打错号码了,是家长吗?”

家长?夏南莳这么填的他们关系?江岳没反驳,又问一遍:“他怎么了?”

“哎,我们这边是教务处,夏南莳同学之前有学分报错,现在已经全部录入核对完毕了,他的学分没有修满,有一门必修课没有过,初级信息素识别。”

信息素识别,听名字也不意外夏南莳没过,江岳单手解开外衣扣子,松了松领带,在卧室外小厅的沙发上坐下:“影响毕业吗?”

“那倒不会,信息素识别没有平时分,只要测试通过就能拿分,现在去考也完全来得及。”

这对别人来说确实不难,但夏南莳不一样,江岳解释:“他有信息素识别障碍,不能免考吗?”

“我们学校有很多同学是因为信息素问题来的,每年都有针对信息素的体检,看检测情况夏南莳的基本识别能力是合格的,不然体检报告会有反馈。”

这就是不能转圜的意思了。

身后有锁芯转动的声音传来,江岳回头循声望去,夏南莳穿着睡衣踩着拖鞋,睡眼朦胧地走出来。

电话那头,老师没听见他的声音,继续道:“他这个情况肯定不能不考,这门课就是帮他这样的孩子锻炼识别能力融入社会的呀。”

江岳改成扬声器模式,老师语重心长的劝慰声从手机里传出来:“有时候孩子其实能力没问题的,咱们做家长的要多鼓励。”

江·家长·岳忍着笑:“行,我知道了,辛苦您了,我会传达给他的。”

夏南莳刚睡醒,脑子还没转起来,听见声音也没捕捉到其中的含义,看见江岳在,下意识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明天?”

江岳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姿态闲适,伸手按灭了茶几上的手机才回过头看他:“没办法,再不回来要被请家长了。”

“什么家长?”江岳唯一血缘关系还算近的活着的长辈,快要被他送进去了。这个请家长,当然不是他的家长,夏南莳眼睛完全睁开,也想起来刚刚听到的声音,他没往自己这儿想,“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了?”

江岳挑眉:“乖小宝,那叫声爸爸来听听。”

夏南莳脸歘一下红了,骂他不要脸。

江岳是在调侃他把自己填成家长,倒没想太多,夏南莳这个反应……

“小夏同学,你想什么了,脸那么红?”

“哪里红了,你是不是上班上多了老眼昏花。”夏南莳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脱掉拖鞋盘腿坐在他旁边,拿起江岳的手机看,因为不知道锁屏密码又放下,“刚刚是谁?什么请家长啊?”

学校里要填紧急联络人,两个号码,一个他填的夏明川,另一个就是江岳,但他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事需要被通知家长的。

“你学分没修满。”

“不可能,我都502分了。”

“你们老师说,初级信息素识别是必修课。”

“选课手册上没说啊,谁给你打的电话,辅导员吗?”

“不是,是教务处。”

江岳把通话记录调出来给他看,夏南莳其实已经信了,江岳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但他还是回了个电话过去询问具体情况。

接电话的还是刚刚那个老师,夏南莳一报名字,还没说来意呢,那边就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刚刚没有注意电话的备注信息,搞错身份了,是你家alpha接的吧?”

他们离得近,夏南莳不确定江岳有没有听见,看了他一眼:“嗯。”

“把他当成你家长了。”

夏南莳说没关系,对面又说了声抱歉才问他:“他跟你讲了吧,你是来问学分的事情吗?”

“对,初级信息素识别我以前考过两次没有通过,但它没有在选课表上,我另外报了高级园艺补学分。”

“初等中等毕业生不作相关要求,但是高等毕业生是必须要通过的。”老师很耐心,“选课表上没有这个课,是因为默认大家在高等教育阶段之前都通过了,你去看初级生理健康是不是也没在选课表上?”

“你这种情况比较少见,明年我们会把这些基础课程也加进选课表里。这个课没有平时分,可以直接考试,你在七月份之前完成补考就可以正常毕业,你看这样行吗?”

夏南莳能有什么办法,他觉得精打细算上了大半年课还考两次才通过高级园艺的自己像个冤大头。

但试还是要考。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小师妹为何那样

小师妹为何那样

熊也
【本文将于6.24周一入v,请大家多多支持~】 徐行穿越进了修真世界。 穿越前,她开局一手烂牌,成功卷成了王中王,江湖人称“打工皇帝”,结果天外飞车,不幸卒。 然后重来一世,来到了这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修真世界。 且又是一手烂牌,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宗中最讨人嫌的那个小师妹。 徐行:…… 她真的已经精疲力尽,斗不动了.jpg 所以,她决定要低调。她决定要躺平。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从此过着混吃等死学术废
都市 连载 12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越考科举

穿越考科举

桃花白茶
成长·逆袭征文“逆流而上,鱼跃龙门”参赛理由:男主通过自己的努力,科举求学,外放做官,努力在当地搞基建,发展当地的农业,提高粮食产量,提高耕牛数量,发展手工业。-本文文案:纪元穿越到不知名朝代,醒来便被牛犊拱醒。等他回过神,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成一个八岁的孤儿放牛娃。旁边朗朗读书声将他拉回现实。纪元看看傻乎乎的牛犊,再看看旁边热闹的书塾。从此放牛娃便多了个爱好,当旁听生!私塾里堂哥笑话,村长孙子捉弄
都市 连载 9万字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墙头发呆
【零点日更】笑良宵是一只毛绒绒,一天因为无聊而绑定了系统,任务是做主角的人形金手指。 只不过他这个人形金手指的解锁条件有点离奇。 现代世界: 主角是被找回豪门的万人嫌真少爷,受尽欺凌活得凄凄惨惨。笑良宵的身份是顶级权贵的后代,性格恶劣却权势滔天。 按理说扶贫简直易如反掌,然而系统给出了金手指解锁条件: 【换装:包括但不限于让主角戴兽耳、兽尾,穿女仆装、**套装……】 于是今天笑良宵丢下一对毛绒狼耳
都市 连载 17万字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鹅毛粉黛
当了一辈子富家女的宜元穿书了。穿进了一本九零港城豪门名媛群像文中,但原身一家五口都是路人女配,嫌贫爱富的寡妇妈和三个不省心的姐姐,加上宜元这个傻仔小结巴,母女五人穷得叮当响,租住在一间鸟笼般的公屋里。大姐、二姐早早辍学,混迹娱乐圈当个小艺人,成天被尖酸小报评头论足地刻薄。三姐不良少女,常年往返校长室和警察署。加上穿来的宜元自己,才四岁,结巴又穷酸,成天在幼稚园里被欺负!完球了!本想利用先知剧情,让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这婚又不离了?!

这婚又不离了?!

头发多多
【主攻】【年下】【狗血】文案:宴寻车祸后,记忆倒退回了十八岁那年,然后他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两个消息。消息一:他跟一个漂亮男人结婚了。消息二:明天就要去民政局离婚。一心学习的宴寻:“……?”跟男人结婚了?还马上就要离婚???宴寻不可置信,立刻追问来龙去脉。朋友沉默几秒,看他的眼神格外复杂:“你当初对人家一见钟情,然后死皮赖脸,穷追猛打,强取豪夺,还霸王硬上弓,总之一系列骚操作下来,你就抱得美人归了。”
都市 连载 1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