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黛墨书院www.yidinga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五天!最迟五天!!否则布朗小姐一定会送你下地狱的!”

闻玉白走进教堂时,身后的牧师们还在做着声嘶力竭的控诉。他有些烦躁地皱起眉,表情沉了下去。

作为一个外乡人,闻玉白对大陆这口口相传的鬼神之说,自然是毫无兴趣、半点儿不信。但这不代表他的时间很宽裕。

但是这五天时间,如果自己没能拿出点成果,怕不是这群牧师会联合闻风清一道,给自己尝点儿苦头了。

闻玉白烦躁地摸了摸口笼的边缘,有那么一瞬间,脑子里闪现出闻风清那张阴仄晦气的脸,手指节的尽头险些控制不住露出了黑色的兽爪。

下一秒,他又强迫自己平复下来——不要随便发疯,否则就真的跟笼子里的动物没有区别了。

踏进教堂的长廊时,闻玉白脸上的烦躁、暴戾、阴冷都统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一副平淡、冷漠的置身事外。

他看了一眼星星点点分布着人群的教堂,没有去找莫里斯神父,而是抬眼看向一旁的警员:“带来了吗?”

警员立刻站直:“带来了!”

说罢,立刻小跑着从后门离开,片刻之后,牵来了一只身材佝偻、兽面人身的猎犬——这才是大多数猎犬该有的样子,丑陋、愚笨、畸形,长相随机融合着犬类和人类的特征,智力却普遍只比普通犬类稍稍高出一点。

因此,像闻玉白和闻长生这样的,真的堪称天花板级别的极品。

闻玉白看了那猎犬一眼,目光中没有任何一丝波动,只是很顺手地就接过了警员手中的牵引绳。

一只猎犬牵着另一只猎犬,这画面怎么看都多少有些诡异,但警员又忍不住想,如果把这位闻长官看成是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类,似乎一切都变得和谐多了。

此时,猎犬被闻玉白牵在手里,抬眼望着那跟自己相像又完全不一样的“人”。连一旁的警员都看得出来,猎犬很希望这位临时主人能摸摸他的脑袋,但闻玉白却十分决绝地过滤掉了它眼中的乞求,俯身给它闻了闻奎尔的遗物,继而发令道:“开始吧。”

闻玉白主动屏蔽了自己的嗅觉,这段时间里,他连进食都寡然无味。但这并不会对工作进度造成什么影响——闻东西而已,随随便便一条猎犬都能做得到。

很快,这只从埃城警署临时抽调来的猎犬,就领着闻玉白来到了侧面的钟楼,在最门口最显眼处的一间屋子前坐下。

闻玉白刚握上门把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匆匆忙忙的声音:“长官,那是杰克的房间,他现在应该还病着……”

转过身,慌忙赶来的是一脸憔悴的莫里斯神父。闻玉白搭在门把上的手并没有松开,只是问:“杰克·福德?”

“对。”莫里斯神父说,“早上他碰巧看见……当场就吓得晕倒了。”

杰克·福德就是现场的另一个目击者。闻玉白点点头,没有再理会莫里斯的阻拦,直接拧起把手——“咔哒”一声,门并没有打开,而是在里面反锁了。

大约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气若游丝的问话:“……谁啊?”

闻玉白懒得多说一句废话,只命令道:“开门。”

莫里斯神父有些为难,好半天才凑过去,隔着门道:“杰克,是警督来了,问两句话就走。”

听到莫里斯神父的话,对面才缓慢地走过来。

“咔哒”。听到门锁解开,闻玉白没有客气,直接一把拉开门。对面被这没有防备的动作带得一个趔趄,差点儿直接栽了出去。

这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面色蜡黄难看,双目无神、眼球布满血丝,厚厚的黑眼圈挂在脸上,活一副死人模样——看样子是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闻玉白上下扫视他一眼,冷冷问:“病了还锁门?不怕死在里头?”

杰克·福德抬起他充血的眼睛,低声喃喃道:“我宁可病死,也不要被杀死。”

根据其他人的描述,杰克·福德自见了那现场以后,就总担心有人要害他,关窗锁门一条龙,除了莫里斯神父,别人怎么喊都喊不动。

闻玉白尚且不再追究锁门的事,而是牵着猎犬径直进了他的房间——乱得一塌糊涂。

闻玉白看着满屋子乱飞的衣物,忍不住皱起眉头。

看猎犬往床下钻,杰克·福德慢慢走过去,弯下腰,从床下掏出一件袍子,目光愣愣地问猎犬:“你找这个?”

猎犬摇摇尾巴,抬头看向闻玉白。

袍子展开的一瞬间,闻玉白眯起了眼——这是牧师平时工作时穿的衣服,看样子应该是杰克·福德的尺码,而那袍子展开的部分,正沾着一大片暗红色的血渍。

看猎犬的反应,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奎尔的血。

杰克·福德低头看着那衣服,好半天面色才苍白起来:“啊,原来丢这里了……我还没来得及洗。”

见闻玉白眼中的杀气越来越重,身后的莫里斯神父赶忙跟过来解释道:“今天早上杰克看到尸体之后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小师妹为何那样

小师妹为何那样

熊也
【本文将于6.24周一入v,请大家多多支持~】 徐行穿越进了修真世界。 穿越前,她开局一手烂牌,成功卷成了王中王,江湖人称“打工皇帝”,结果天外飞车,不幸卒。 然后重来一世,来到了这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修真世界。 且又是一手烂牌,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宗中最讨人嫌的那个小师妹。 徐行:…… 她真的已经精疲力尽,斗不动了.jpg 所以,她决定要低调。她决定要躺平。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从此过着混吃等死学术废
都市 连载 12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穿越考科举

穿越考科举

桃花白茶
成长·逆袭征文“逆流而上,鱼跃龙门”参赛理由:男主通过自己的努力,科举求学,外放做官,努力在当地搞基建,发展当地的农业,提高粮食产量,提高耕牛数量,发展手工业。-本文文案:纪元穿越到不知名朝代,醒来便被牛犊拱醒。等他回过神,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成一个八岁的孤儿放牛娃。旁边朗朗读书声将他拉回现实。纪元看看傻乎乎的牛犊,再看看旁边热闹的书塾。从此放牛娃便多了个爱好,当旁听生!私塾里堂哥笑话,村长孙子捉弄
都市 连载 9万字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禁止对金手指又亲又吸[快穿]

墙头发呆
【零点日更】笑良宵是一只毛绒绒,一天因为无聊而绑定了系统,任务是做主角的人形金手指。 只不过他这个人形金手指的解锁条件有点离奇。 现代世界: 主角是被找回豪门的万人嫌真少爷,受尽欺凌活得凄凄惨惨。笑良宵的身份是顶级权贵的后代,性格恶劣却权势滔天。 按理说扶贫简直易如反掌,然而系统给出了金手指解锁条件: 【换装:包括但不限于让主角戴兽耳、兽尾,穿女仆装、**套装……】 于是今天笑良宵丢下一对毛绒狼耳
都市 连载 17万字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咸鱼幼崽被觉醒姐姐们带飞[九零]

鹅毛粉黛
当了一辈子富家女的宜元穿书了。穿进了一本九零港城豪门名媛群像文中,但原身一家五口都是路人女配,嫌贫爱富的寡妇妈和三个不省心的姐姐,加上宜元这个傻仔小结巴,母女五人穷得叮当响,租住在一间鸟笼般的公屋里。大姐、二姐早早辍学,混迹娱乐圈当个小艺人,成天被尖酸小报评头论足地刻薄。三姐不良少女,常年往返校长室和警察署。加上穿来的宜元自己,才四岁,结巴又穷酸,成天在幼稚园里被欺负!完球了!本想利用先知剧情,让
都市 连载 11万字
这婚又不离了?!

这婚又不离了?!

头发多多
【主攻】【年下】【狗血】文案:宴寻车祸后,记忆倒退回了十八岁那年,然后他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两个消息。消息一:他跟一个漂亮男人结婚了。消息二:明天就要去民政局离婚。一心学习的宴寻:“……?”跟男人结婚了?还马上就要离婚???宴寻不可置信,立刻追问来龙去脉。朋友沉默几秒,看他的眼神格外复杂:“你当初对人家一见钟情,然后死皮赖脸,穷追猛打,强取豪夺,还霸王硬上弓,总之一系列骚操作下来,你就抱得美人归了。”
都市 连载 16万字